失信影响子女上大学?治老赖也须守住法治底线|荔枝时评

2018年07月12日 15:32:30 | 来源:荔枝网

字号变大| 字号变小

  /欧阳晨雨

  (作者欧阳晨雨,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,法律学者;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“荔枝新闻”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  古有犯罪株连,今有失信牵连。

  据报道,今年高考中,温州苍南饶先生的儿子发挥出色,考上了北京某知名大学。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之中时,学校却来电说儿子可能无法被录取。原因是饶先生的一个举动:欠银行20万贷款不还已两年多。听到消息后,饶先生马上联系了苍南农商银行,分分钟还清了20万。

  所谓执行难,难就难在如何啃下老赖这块“硬骨头”。司法实践中,一些债务人,明明手上有钱,却装出一副“死猪不怕开水烫”的样子,厚着脸皮不还钱,债权人心急如焚,法院执行起来也是制约乏术,无可奈何。单从效果来看,这种“父母失信,子女受限”的惩戒措施,的确对老赖产生了催促作用,似乎是破解执行难的一剂良药。

  问题是,被执行人因为失信受到惩戒,虽说是“罪有应得”,可子女毕竟无辜。“一人犯法,株连全家”的那一套,合理性早就备受质疑。当年,周公就提倡“父子兄弟,罪不相及”,以及“父不慈,子不祗,兄不友,弟不恭,不相及也”,佛教《出曜经》也如是说,“作恶自受其殃,无能代者”,现代法治更明确主张“罪责自负”,也就是犯罪人就自己的罪行承担法律责任,不能波及家庭成员。

  受教育权是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。按理说,子女通过自己的努力,考上了大学,就应当像千千万万同伴一样,获得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。可是,因为父母的失信行为,他们也被连累上不了大学,等于被强行封堵了人生的向上进路。这种牵连处罚、殃及子女的严厉性,从实际效果看,已经超越了任何行政处罚,甚至是刑罚。

  从现行法律看,并没有哪个条款规定,当父母身为失信被执行人时,可以剥夺子女的受教育权。尽管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》明确,被执行人为自然人的,被限制高消费后,不得有以其财产支付“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”等费用的行为,但从“立法精神”理解,这里的限制条款,主要针对的是“高收费”,而不是所有“私立学校”,其范围更不能到大学,顺带剥夺当事人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法定权利。

  诚然,老赖不讲信用,破坏市场秩序,堪称是法治社会的毒瘤,人人欲除而后快。近年来,在惩戒失信被执行人、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大趋势下,各地出台了许多针对老赖的新制约措施,比如禁止出入境、限制高消费、向社会公布ag亚游会、通信限制、特殊彩铃提示等,也产生了一些作用。但从本质上看,这些措施的性质,都应是“限制性”,而不是“惩罚性”的;目的都应是催促当事人还款,而不是为了“惩罚”而“惩罚”。事实上,等老赖够到了“入罪门槛”,自有拒不执行判决和裁定罪“虚位以待”,当父母失信耍赖,连带剥夺孩子正当的受教育权,这是僭越了权力边界的法外施罚。

  老赖违法了,治理手段不能也跟着违法。任性突破法律的框架,加重限制和惩戒力度,把惩戒措施升级为惩罚手段,损害了被执行人的合法权益,也戕害了法治的权威。坚持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,不断完善法规制度,有理有据地压缩失信被执行人的自由空间,依法保障无辜者的各项权益,才会迎来治理老赖的胜利曙光。

欢迎关注荔枝锐评(lizhirp)微信公众号:

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,随时随地看新闻!

我要说两句

layer
快乐分享

ag亚洲集团